簡愛句子摘抄

冷颼颼 沉甸甸 高雅 莊重 譏笑 生疏 放蕩 揮霍 姣好 高傲 冷淡 漠然 怠慢 窺視 焦躁 窺探 鎮靜 消遣  屏障  憔悴  枯燥 乏味 可鄙 粗糙 懊悔 濕膩膩  幼稚 顫抖 敏銳  躑躅  古板 僵化 踐踏 厭倦  嬌美 空靈 滌蕩 浮躁 醇厚 凄厲 肆虐 


模糊不清 盛氣凌人 哭哭啼啼 懨懨無力 無所事事 井然有序 有條不紊  想入非非 忠心耿耿 畏首畏尾 自私自 怨天尤人 嚎啕大哭 目瞪口呆 對答如流 無足輕重  一貧如洗 默默無聞 一籌莫展 難分難舍 意氣相投 大惑不解 通情達理 善始善終 得寸進尺 懸崖勒馬  費盡心機  憂心忡忡 


薄暮對他來說也象對我一樣可愛,古老的園子也一樣誘人。他繼續往前踱步,一會兒拎起醋栗樹枝,看看梅子般大壓著枝頭的果子;一會兒從墻上采下一顆熟了的櫻挑;一會兒又向著一簇花彎下身子,不是聞一聞香味,就是欣賞花瓣上的露珠。一只大飛蛾嗡嗡地從我身旁飛過,落在羅切斯特先生腳邊的花枝上,他見了便俯下身去打量。


我在鋪筑過的路面上散了一會兒步。但是一陣細微而熟悉的清香——雪茄的氣味——悄悄地從某個窗子里鉆了出來。我看見圖書室的窗開了一手掌寬的縫隙。我知道可能有人會從那兒看我,因此我走開了,進了果園。庭園里沒有比這更隱蔽,更象伊甸園的角落了。這里樹木繁茂,花兒盛開,一邊有高墻同院子隔開;另一邊一條長滿山毛櫸的路,象屏障一般,把它和草坪分開。底下是一道矮籬,是它與孤寂的田野唯一的分界。一條蜿蜒的小徑通向籬笆。路邊長著月桂樹,路的盡頭是一棵巨大無比的七葉樹,樹底下圍著一排座位。


仲夏明媚的陽光普照英格蘭。當時那種一連幾天日麗天清的氣候,甚至一天半天都難得惠顧我們這個波浪環繞的島國。仿佛持續的意大利天氣從南方飄移過來,像一群燦爛的候鳥,落在英格蘭的懸崖上歇腳。干草己經收好,桑菲爾德周圍的田野己經收割干凈,顯出一片新綠。道路曬得白煞煞仿佛烤過似的,林木蔥郁,十分茂盛。樹籬與林子都葉密色濃,與它們之間收割過的草地的金黃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她身披紅色斗篷,頭戴一頂黑色女帽,或者不如說寬邊吉卜賽帽,用一塊條子手帕系到了下巴上。桌子上立著一根熄滅了的蠟燭。她俯身向著火爐,借著火光,似乎在讀一本祈禱書般的黑色小書,一面讀,一面象大多數老婦人那樣,口中念念有詞。


她也是一身東方式裝束。一條大紅圍巾象腰帶似地纏在腰間;一塊繡花手帕圍住額頭;她那形態美麗的雙臂赤裸著,其中的一條高高舉起,優美地托著頂在頭上的一個壇子。她的體態和容貌,她的膚色和神韻,使人想起了宗法時代的以色列公主,無疑那正是她想要扮演的角色。


在這個大盆子旁邊的地毯上,坐著羅切斯特先生,身裹披巾,額纏頭巾。他烏黑的眼睛、黝黑的皮膚和穆斯林式的五官,與這身打扮十分般配。他看上去活象一個東方的酋長,一個絞死人和被人絞死的角色。


待到她卷發梳得溜光,一束束垂著,穿上了粉紅色的緞子罩衣,系好長長的腰帶,戴上了網眼無指手套,她看上去已是像任何一位法官那么嚴肅了。


地毯鋪開了,床幅掛上了彩條,白得眩目的床罩鋪好了,梳妝臺已經安排停當,家具都擦拭得干干凈凈,花瓶里插滿了鮮花。臥室和客廳都已盡人工所能,拾掇得煥然一新;大廳也已經擦洗過,巨大的木雕鐘,樓梯的臺階和欄桿都已擦得像玻璃一般閃閃發光。在餐室里,餐具柜里的盤子光亮奪目;在客廳和起居室內,一瓶瓶異國鮮花,在四周燦然開放。


內容推薦

【下一章】             【沒有了】